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刚刚的搏客

我要心里开着花儿,一朵一朵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I've been looking for answers to these three questions: Who am I? Where am I going? What do I need to do to get there?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天使爱美丽  

2007-08-14 14:59:30|  分类: 心路历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对于吴宗威,任何修饰性的着墨都是残忍的,任何同情的感觉都是自私和虚伪的,任何眼泪都是苍白无用的,我只知道他是个好男孩,一个追求美好事物的好男孩,有着一双灵魂美丽大眼睛,摄人心魂。

    见到他时,他还笑嘻嘻地坐在家门口地堆乱石上,眼神羞涩而调皮,上身是件牛仔衣,下身是牛仔裤,印象中他好象从来没换过衣服。

    “吴宗威,你一直在等老师啊?”潭露挺惊喜的。

     他腼腆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 “哎哟,好乖好乘~”女生们本来不蛮喜欢他的,现在更是喜不自胜了,又是摸脸双是摸头的,弄得他倒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 “来来来,老师们给你照张相。”

     他很乐意,安静地坐丰石头上,我们给他拍了几张,一张是脸部特定,作为贫困生建档的资料,一张是以他家为背景伯的,也与贫困生建档有关,还有一张是跟我们人合照,作为留念,这过程他一直很高兴,以为我们仅仅只是在拍他。

    “老师可以到你家去吗?”肖水英问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他很轻声地回答。

     “来牵着老师们的手。”邱慧说,很显然,他也乐意这么做。

    “这位是爷爷吗?”

     爷爷笑着点头,笑得跟大多数农民一样朴实,点得跟大多数农民一样木讷,他指了指两条擦干净利落脏条凳。

     “那位是……”我用眼光指着大厅里蹲坐在打铁炉边下一个大伯说。

      “哦,那是吴宗威的大伯。”随行的下一个腰塘小学的老师解释道。

      “他怎么看起来有些……那个……”低声耳语。

       “哦,是的,他大伯有点神志不清,就是脑袋——这里——有问题,我们还是不要理他算了。”

    大家听得安静,那老师开始还挺大声的,后来自觉不自觉地把声音放小,吴宗威仰望着我们,静静的,像小孩在听大人们讨论一件艰深难懂的话题,他爷爷听不懂普通话,只是一如继往的靠着门槛,笑得很乡亲。

    大家沉默了一阵子。

    “大家还是无坐下吧。”老师建议说。

    恍然大悟似的,大家随手把行李丢在地上,就在大厅前的台阶上坐定。

    “来吴宗威,跟老师一起坐怎么样?”谭露说/

    “你在学校不那么调皮,上课就数你最捣乱,怎么能到你家就变得这么拘谨起来。”

    吴宗威红了脸,忸怩地坐在谭露跟肖水英中间,然后,加上邱慧,他们就聊起来了。

    而我跑到他家里面去走了一遭,虽说是砖房,四室一厅,对称式分布,感觉空荡荡的,还很昏暗,进的第一间是吴宗威跟他爷爷卧室,也是厨房:一张木床,两床被子,还有些杂衣,都好像在地上打了滚似的,反正已经是“面目全非”了,一张木板靠墙搁着,上面髭碗,靠墙的几个装满了灰,边缘的几个稍稍白些,沾了油啊辣椒的,这应该是他们的餐桌,旁边的房间是食物室,其实也没什么东西,一张木板上摆着几个干腌的土豆和辣椒;穿过大厅,来到另二间房子,总体差不多,都零乱地堆些石头,只靠外一间有一板床,靠里一间没有。

    我出来了,重新坐定。邱慧很凝重地对我说:吴宗威出生不久父母就外出打工,至今差不多十年了,期间只有他妈妈回来过一次,都好久了,他父母都跟家里没联系,老师说,很有可能就死在外面了……然后,家里不种田的,只靠爷爷伯伯打铁维持生计,老师说他一年到头都难得洗几次澡,可能是没衣服换吧。

    沉默……

    然后,谭露过来了,“你刚才进屋看了吧,我想进去拍几张照,作为贫困生建档的资料。”

    “我不敢进去。”我说

     “我也不敢。”谭露很忧伤

     “我去。”肖水英冲了进去,然后谭露紧随其后,我殿后。

      冲进去的是那两间石头房,她俩先呆住了,我也就呆住了,忘了拍照。

    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身边传来一句温暖人心的话。

     “老师~~”吴宗威站在靠里一间石头房门口说,笑嘻嘻的手里抱着一只雪白雪白的小白兔,干净得好像地狱里的天使。

    “哇~~~好可爱的小白兔~~”谭露跟肖水英又是惊喜又是激动,又是摸小白兔的头又是摸吴宗威的头。

    “这是你的小白兔吗?”

     “嗯!”他骄傲地点点头,然后抱着汽锅兴奋地冲出去了。

      然后我发现自己眼睛里饱含热泪,谭露也是,肖水英也量,但很快我们把眼泪擦干。

     吴宗威又跑进来了。

     “老师可以抱抱你的小白兔吗?”

      “真的好可爱好干净哟,你给它洗澡吗?”

      “一星期两三次。”

      “它是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  “爷爷送我的”

      “它有名字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小白虎!”

      “小白虎?哦,好可爱的小白虎~”

       “来,你自己抱着,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  他又兴奋地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  “这可能是他在家的唯一乐趣。”再生产是谁说的。

      后来,我们说要给他建立贫困生档案,他哭着拒绝了;他没吃午餐,我们要留下些食品,他也拒绝,千劝万劝,只能丢下东西走人;我们走时他没哭,等我们走远回头看他时,他又哭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